陈丹青:向袁运甫先生致敬

2019-10-8 编辑:admin 来源:文艺头条 阅读次数:
  导读:   袁运甫先生的艺术生涯,与共和国同龄。先生当年师从共事的前辈,或身退,或凋零,当今艺坛,尤其在“公共艺术”领域,论承上启下,门类广涉、竭诚奉献如袁运甫先生者,诚哉硕果仅存。   运甫先生的绘画观是多极而综合的:他往来于纸本、油彩、水墨、壁画及各种新旧媒材...

  袁运甫先生的艺术生涯,与共和国同龄。先生当年师从共事的前辈,或身退,或凋零,当今艺坛,尤其在“公共艺术”领域,论承上启下,门类广涉、竭诚奉献如袁运甫先生者,诚哉硕果仅存。

  运甫先生的绘画观是多极而综合的:他往来于纸本、油彩、水墨、壁画及各种新旧媒材间,既多且杂,信手无碍;他所追慕的美学,兼取两宋山水画的宇宙观,敦煌、南欧与墨西哥古今壁画的富丽宏大,历代民间工艺的活泼喜气,及欧陆早期现代主义绘画的简明严整。早岁,运甫先生师从倪怡德与关良,之后,习染者有林风眠、吴大羽、董希文、卫天霖、吴冠中等,俱为国中纯绘画才子。关、倪二位取后印象派旨趣,落笔肯定,幅面简括,故运甫先生开手作画即不落繁琐拖沓之弊;林风眠的潇洒,吴大羽的神采,卫天霖的浓郁,及董希文的多姿,均在不同面向予先生壮年期绘画观发生莫大的影响。

  及至北上,因缘际会,运甫先生得与张光宇、庞薰琹、张仃、雷圭元、祝大年诸元老相携共事,草创中央工艺美院,并为其纯绘画教养豁然开启别一通途——自中国新兴美术初起,有别于徐悲鸿先生主张“为人生而艺术”、刘海粟先生主张“为艺术而艺术”,工艺美院前辈则自始抱持未经命名的“第三主张”,相对徐、刘二说,顾其偏而求达、存其理而致用,尔来异同互见,旨趣纷呈,而能遗泽于后学。后学之中,乃有袁运甫先生集采众家,脱颖而出,论居间传承、允为中坚者,今惟运甫先生可谓荦荦大者,卓然有成。

  20多年来,先生所创绘的鸿篇巨制,历历可指;而此前及晚近的绘事,鲜为人知。本次袁运甫绘画60年回顾展收入逾百件单幅色彩写生与独幅画,殊少面世,实为窥探运甫先生艺术轨迹不可或缺的历史文本。而比照今之院校现状,怀想昔年艺术教学,俯仰之际,感慨多端。

  这批作品中,有先生数十年壮游天下的水粉写生,量质丰盈,元气淋漓。其特质,一是观照的主动,二是手法的提炼,三是局面与气势的完满。尤可注意者,这批画作既备高难度手腕而又有别于写生习练,允为大型创绘的详实素材而迥异于虚构篇章——运甫先生对景,着眼大体,无惧纷杂,遍揽细节,不落琐屑,凡有临场写生经验者,便知此为大难。而在景物纷繁间,观其“象”,成于“篇”,取其“姿”,形于“笔”,总能位置妥帖,主次俨然。其中,以成于“文革”期间的大幅水粉,气格最大,寄予作者丰沛的豪情:在风雨如晦的岁月,运甫先生不计时运乖背,居然锦心绣手,一日一幅,一幅一局,其作法,多循西画规矩,落幅则大有两宋画家居高临下、万般皆备于我之慨,以至每取一景,不论峰峦村巷厂区港湾,抑或万瓦鳞次名城广厦,先生必兴致勃然,务尽登高望远之胜,胸次浩荡,惟恐不得阔大,至于极端者,有化工厂全景一幅,先生竟攀抵烟囱顶端,荡然临风,展画竟日,其苦可知,其壮怀可佩也。

  运甫先生的业绩声名,主要在“公共艺术”。出于谦逊,他很少公开展示自己倾箱盈筪的写生。退休以来,运甫先生又画了大量案头画卷,以晚岁的闲适与成熟,玩弄各种局面,是他绘事生涯未竟之愿的欣然实现。日前,公共艺术的晚辈画手除了接迎项目,写生画或独幅画的技艺与能量,迹近沦失,相比前辈如运甫先生的案头私画,实难望其项背。这不但是教养与技能,更是艺术伦理的问题。本次展览是在运甫先生的公共艺术之外,展现他不倦探求绘画自身多种可能性的一面,今见示于观众,弥足珍贵。

  2010年岁阑写在北京

文章出自:文艺头条www.arttop1.cn,尊重版权是美德,转载请保留原地址,感谢合作!

下一篇:没有了!